查看栏目
集团新闻
党建专栏
教育资讯

【贺百年华诞,听党史故事】第四期 血战湘江全纪录

时间:2021-05-06 来源:

湘江战役是中央红军突围以来最壮烈、最关键的一仗,我军与优势之敌苦战,终于撕开了敌重兵设防的封锁线,粉碎了蒋介石围歼红军于湘江以东的企图。红军虽然突破了第四道封锁线,但付出了巨大的代价。5军团和在长征前夕成立的少共国际师损失过半,8军团损失更为惨重,34师被敌人重重包围,全体指战员浴血奋战,直到弹尽粮绝,绝大部分同志壮烈牺牲。渡过湘江后,中央红军和军委两纵队,已由出发时的8.6万人锐减到3万人。广大干部和战士对王明军事路线的怀疑和不满到达了极点,纷纷要求改换领导。

湘江战役直接导致在遵义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。史称遵义会议。它是红军四处碰壁身处绝境时召开的,从此中国革命一代伟人正式登上历史舞台,标志着中国红军翻开崭新的一页。

image.png

借道“南天王”

  1934年10月中旬,蒋介石得知红军主力有突围迹象,匆忙赶赴南昌,在红军西征路上部署封锁线。横在中央红军面前的第一道封锁线,设在赣西南的安远和信丰之间,由碉堡群构成,号称牢不可破的“钢铁封锁线”。防守这道封锁线的,是被称为“南天王”的广东军阀陈济棠的粤军。让蒋介石料想不到的是,早在1934年4月,陈济棠为了保存自己的实力,就已经开始寻求同红军的联系。9月,周恩来派专使秘密与陈济棠取得联系,向他宣传“中国人不打中国人,枪口一致对外”的道理。陈济棠巴不得红军不进入广东,使蒋介石的中央军没有追进广东、乘机侵占他的地盘的借口。红军与陈济棠达成了借道通过的协议。这样,红军除了与粤军个别部队有零星交火之外,几乎兵不血刃地通过了第一道封锁线。11月初,当蒋介石判断出中央红军的行动意图是去湘西北与红2、6军团会合后,立即命令薛岳率中央军追击,同时命湘军何健部入湘南布防,陈济棠率粤军主力进至乐昌、任化、汝城间截击。但何健的湘军还没来得及部署,红军已经扑向第二道封锁线。此时,第二道封锁线的主角仍是陈济棠的粤军。粤军一个团意外地与红军打了一仗后,11月8日,红军在横列于任化、乐昌之间的粤军重兵检阅般的注视下,通过了第二道封锁线。

image.png


湘江也打“小算盘”

  红军顺利通过第一、第二道封锁线后,迅速扑向湘南。前进的路上是蒋介石的第三道封锁线。这道封锁线设在郴州、宜章之间,守军为“湘军悍将”何健的部队。但何健太了解红军的战斗力了,所以,当他接到蒋介石要他阻止红军西进的命令时,心里十分矛盾。一方面,他希望能侥幸成功;另一方面,他也深怕与红军拼掉了老本,回头再被老蒋收拾掉。这种想吃怕烫的心理最终还是让何健效仿陈济棠,以“保境安民”为主,追堵红军为次,想让红军早些离开湘境。于是他把重兵集结于湘西北,在湘南与广东的结合部兵力配置则较弱,指望陈济棠能帮上一把。可是陈济棠又怎么会帮他呢!至11月15日,红军从湖南良田至宜章间突破第三道封锁线。

image.png


红军突破第四道封锁线

  进入湘南,前面横亘着潇水和湘江两条大河,继续向前就等于往敌人布好的口袋里钻。蒋介石认为围歼红军的机会到了,令湘、粤、桂及中央军共约40万人对红军形成追堵合围之势,企图把中央红军扼杀在湘江以东地区。11月25日,中革军委决定从兴安、全州之间抢渡湘江。中央红军离开根据地后最大的一场恶仗开始了。11月27日,红1军团先头部队顺利突过湘江,控制了界首到脚山铺之间的渡河点。28日,红3军团也渡过湘江,并控制了界首以南部分地区。侧翼的红8、9军团业已占据有利地区,殿后的红5军团则扼守要地,迟滞追击之敌。英勇的红军主力军团,已经搭好了掩护中央纵队通过的安全通道。此时,中央纵队距渡江点仅有80公里,如果轻装急行,即可迅速过江。然而,博古、李德等人仍不肯抛弃从苏区带出的笨重家当,在路上足足耗去4天宝贵的时间。此时朝湘江急进的国民党各路大军已迫近江边。为了保证中央纵队的安全,各路红军都陷入了以少打多、以弱对强的被动境地。红军广大指战员发扬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,与优势之敌展开浴血奋战,其惨烈程度难以言表。战至12月1日,中共机关和中央红军大部渡过了湘江。但是,因担负掩护任务而被阻于湘江以东的红5军团第34师和红3军团第6师第18团,大部壮烈牺牲。至此,蒋介石精心设置的四道封锁线均被英勇的中央红军突破。

image.png

image.png

  这三首小令是毛泽东作于1934年到1935年长征期间。蒋介石曾屡次妄图凭借水的天险阻挡和消灭红军,例如湘江、金沙江、大渡河等;红军先后以鲜血和生命突破蒋介石设置的四道严密封锁线外,还越过了千山万水,不仅以举世罕见的牺牲精神,战胜了强敌,而且以同样罕见的吃苦精神,战胜了种种困难和天险。

 

山,快马加鞭未下鞍。惊回首,离天三尺三。

山,倒海翻江卷巨澜。奔腾急,万马战犹酣。

山,刺破青天锷未残。天欲堕,赖以拄其间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1934-1935年 毛泽东